首席律师

金牌律师

金牌律师

联系我们

  • 姓名:金牌律师
  • 电话:18559301258
  • 邮箱:1806841940@QQ.com
  • 律所:金牌律师网
  • 地址:金牌律师网
您当前的位置: 宁波合同纠纷律师 > 律师文集 > 委托合同纠纷 >正文
分享到:0

        【委托合同纠纷】XX矿业公司与彭XX委托合同纠纷案(第二审)简要法律分析

    上诉人:XX矿业公司

    被上诉人:彭XX

    基本事实案情简介:

    根据贾XX与XX县水利局和XX县国土资源局签订的《XX县砂石资源采矿权协议出让合同书》的约定,贾XX取得XX县北瓦桥砂石骨料场的采矿权。该采矿权有效期为一年,自颁发采矿许可证之日起计算(一年一延)。合同出让款总额为人民币599400.00元。同时,合同书第九条还约定了甲乙双方第三年的缴纳价款由乙方最后的工程量核定。合同书签订后,贾XX依约向XX县水利局缴纳了水保费人民币81000.00元,砂石资源费81000.00元,水生资源品种保护论证费10800元以及手续费10368元。

    之后,贾XX在2007年7月15日给上诉人签发了《授权委托书》,授权上诉人以其名义与第三任签署《XX县城厢镇北瓦桥砂石骨料委托加工协议》和《XX县城厢镇北瓦桥砂石骨料授权委托销售协议书》,授权委托期限为2007年1月1日至2011年12月31日止。2007年10月30日,贾XX与上诉人签订了《XX县砂石资源采矿合作协议》,协议约定贾XX以北瓦桥砂石场的采矿权出资,上诉人以人力物力和资金作为出资,合作开发北瓦桥料场采砂项目。项目开发的税费由上诉人承担,上诉人利润分配比例为85%,贾XX为15%。

    上诉人于2007年12月7日与被上诉人签订了《XX县城厢镇北瓦桥砂石骨料委托加工协议书》,后又在进一步协商的基础上,签订了《XX县城厢镇北瓦桥砂石骨料授权委托销售协议书》,协议约定上诉人全权授权被上诉人进行销售,被上诉人拥有完全的砂石骨料自主销售权,由乙方自行承担盈亏,且上诉人不再承担乙方任何债务。协议书第五条约定,被上诉人向甲方缴纳管理费用总金额为人民币6180000元(大写:人民币陆佰壹拾捌万元)。付款方式和日期为:协议书签订之前意向性支付人民币18万元,在本协议签署后二十日内,被上诉人向甲方支付人民币182万元,2009年4月15日前支付60万元,2009年8月15日前支付120万元,2009年12月30日前支付170万元,尾款68万元在合同履行完毕并拆场后一次性支付。同时还约定,任何乙方不得单方面解除本协议,否则赔偿对方200万元违约金并赔偿由此给对方造成的实际损失。

    被上诉人在签订前述协议并经营标的砂石场的同时,贾XX也于2007年12月1日依法向相关行政部门申请了“四川省河道采砂许可证”并填写了相关表格。但是,被上诉人并未按照协议书的约定在协议书签署后20日内向上诉人支付第二笔管理费用182万元以及后续分期应当支付的管理费用,导致上诉人未及时办理采矿权协议延长期限的相关手续。同时,被上诉人从2007年12月至今一直经营着标的砂石场,并未提出解除与上诉人之间的合同关系。

    一审判决部分支持了XX矿业公司的诉讼要求,即61.8万元。XX矿业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

    我所律师的法律分析意见:

    根据该案第一审判决的内容和XX矿业公司提供的双方当事人的证据,结合相关法律规定,我们认为,本案第二审裁判对XX矿业公司是否有利,关键问题在于第二审法院是否认定2007年12月双方当事人签订的《XX县XX镇北瓦桥砂石骨料授权委托销售协议书》(以下简称“委托销售协议”)合法有效。

    第一,委托销售协议合法有效。

    如果第二审法院仍然认定委托销售协议合法有效,则根据该协议第5.2.2条款之约定,XX矿业公司有权依约要求彭XX支付第二笔管理费182万元(该债权的诉讼时效还可能成为第二审的讼争问题)。除此之外,因XX矿业公司的合作经营方贾XX未向当地矿业主管部门续签采矿权转让合同,导致XX矿业公司无权再行向彭XX主张其余分期应付的管理费。

    而认定委托销售协议合法有效的前提有三:一是贾XX合法取得了争议所涉矿产资源的采矿权及生产经营权;二是XX公司与贾XX之间的采矿合作协议合法有效;三是XX公司有权将讼争采矿权委托给彭XX生产经营。在本案第二审中,XX矿业公司仍然需要面临第二审法院的严格审查,需要尽力说服第二审法院维持第一法院对委托销售协议合法有效的法律认定。

    第二,委托销售协议违法无效。

    如果第二审法院认定前述委托销售协议违法无效,则,XX矿业公司无权向彭XX主张合同管理费,根据我国合同法关于合同无效的法律后果的规定,XX矿业公司与彭XX之间应当相互返还占有对方的财产。由此,XX矿业公司应当退还彭XX已付的18万元管理费,而彭XX应当将其生产经营该矿的收益退还给XX矿业公司。此种情形下,不排除第二审法院裁决“因违法行为导致合同无效而将彭XX所交18万元管理费和彭XX因违法经营矿业所获收益一并收缴国家所有;同时,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过错大小,责令彭XX对XX矿业公司的损失承担其过程大小相适应的赔偿责任”。因本案彭XX未依法提起反诉,故法院不会支持彭XX要求XX矿业公司赔偿其经济损失的主张。而XX矿业公司应当就其因委托销售协议违法无效所产生的经济损失金额以及彭XX的过错大小,承担沉重地举证责任。且在当前诉讼法律制度下,本案还可能被第二审法院以第一审判决事实不清发回重审,并有可能要求XX矿业公司在重审诉讼程序中变更其诉讼请求(即将“要求彭XX赔付管理费的诉讼请求”变更为“要求彭XX承担因委托销售合同无效造成XX矿业公司经济损失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XX公司主张全面获赔六百万管理费的诉讼请求,几乎无法获得第二审法院的支持,但其对第二期管理费182万元的主张,在委托销售协继续被认定有效的前提下,第二审法院有可能裁决支持。至于彭XX提出的违约金及退还已付18万元管理费的问题,因其未在第一审中依法提起反诉,故在本案诉讼进程中,第二审法院不可能支持彭XX的前述主张,本次诉讼中XX矿业公司对此问题可高枕无忧。

    第三,本案诉讼风险特别提示。

    1、通观全案,在第二审程序中,需要XX矿业公司及其诉讼代理人做大量的法律工作,加之当前人民法院主唱“和谐诉讼”及“司法大调解”,本案的诉讼进程可能被拖延很长,XX矿业公司要有持久战以及与彭XX协商和解的思想准备。

    2、XX矿业公司应当在诉讼过程中,查找到彭XX的个人财产并依法申请诉讼财产保全,否则,即使胜诉,XX矿业公司也将面临生效裁决 “执行难”问题。

    3、本案第一审裁决XX公司获赔618000元,因彭XX提起上诉,不论XX矿业公司是否也提起上诉以及是否聘请第二审诉讼代理人应诉,都面临第二审改判驳回前述获赔金额的可能。所以,XX矿业公司对本案第二审诉讼中,除非选择“听之任之”,否则,其唯一的选择就是积极“备战、应战”,竭尽全力去争取获得有利的终审裁决。